姜涵莼

来源: 省作协少年分会 | 时间: 2015年09月02日 10:36:43
   敏而好学,优雅谦逊    姜涵莼:一个有着温暖笑容的女孩,如冬日里的一抹暖阳,如夏日里的一缕清风,给身边的每一个人带来温馨、和煦与恬美。与她的同龄人相比,她的确更为敏感、细腻、丰厚而有内涵。   Q:看了你的简介,我得出两个字:优秀。你仿佛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小作家了。作品集《夏日风车》得到了很高的评价,被誉为中国版的《爱的教育》,能介绍一下这本书吗?   《夏日风车》是我五年级时公开出版的一本成长随笔集。在当当和京东以及新华书店畅销。这是现实世界在我心中的纯美投射,也记录了我从蓬头稚子到文学少年的成长足迹。我很享受写作的过程,包括书作里面的插画,也都是我的小爱好。   Q:参加过很多的现场作文比赛,经验丰富,应该不紧张吧?听到现场赛抽中的题目后,是什么反应?题目难吗,文章是怎么构思的,介绍下你的文章吧。   对于现场作文,我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抽到一个未知的题目进行一番创造,这是多么富有乐趣的挑战。当时看到题目《有件小事叫成长》,我感到微微失望,因为题目太普通太四平八稳了。我当然不会走寻常路,我一直对中草药一类传统的东西颇感兴趣,于是我想到了,为什么不能说说一株植物的成长呢?曾经她以为自己就是拔节、开花、结果,在最丰茂的年华被人欣赏,在经历繁华以后老去,化作春泥更护花亦不失高尚。却从未想到,作为一味中药她被人拔去,在烘烤机与炼炉中、在紫砂的药罐中沸煎才是真正实现了它有价值而惊喜的成长。   Q:最初选送的《雪的故乡无限远》,文字细腻,笔法老道,把你的文字功底都显现出来了,介绍一下你的文学之路吧。   我向来容易感动于生活中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声音、每一缕光线、每一个笑容。我不忍心视而不见、抛之脑后,所以写作只是我对生活中的美好进行记录的一种方式。而小说的创作则是我自己构建的理想世界。《雪的故乡无限远》是我在乡下过年时,特别喜欢老屋里的火盆,有感而发,而记录自己一时的奇妙想法。   Q:有什么写作的怪癖么。或者说书写时很有意思的一些经历。   我喜欢古诗文,在家里也会看《古文观止》《梦溪笔谈》等,所以喜欢用古诗词来记录自己的旅途行走。另外,大概跟我热爱自然的本性有关吧,我的每一篇作品中几乎都会描写到三个意象:阳光,植物与水。我认为它们代表了生命,也可以说事实上是它们创造了这个世界。   Q:介绍一本喜欢的书我看的书种类很杂。         一定要说出个“最喜欢”,应该是百科式的科学杂志,以及《沙乡年鉴》一类深入自然的作品。奥尔多·利奥波德的《沙乡年鉴》里,人类只是生物中的一种,而自然才是真正的主角。他描写了晨昏四季之间沙洲上的每一处变化,倾听生命的蓬勃与美丽。这本书能让人平静下来,不追求情节的刺激,仅仅随着文字去探寻沙乡的一草一木。   Q:梦想是什么,文学在生活中的位置。         与许多人的想法不同,我的梦想并不是当一名作家,可能是因为这份工作过于平淡了吧。我希望当一名建筑设计师,以比文字更为真实的方式,亲手建构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或者是做一名生物科学家,探索我在文字中赞美的自然与生命,探索生命深处隐藏的秘密。   而文学则会成为我一生的爱好,成为我在压力之下忧愁烦躁时最后的堡垒,我可以寻找的慰藉。我希望能把我未来的工作与我的文字融合起来,让我的作品与研究为文字提供灵感,让文字的韵味渗透在我的生活中。   Q:听说您是杭城名校文澜中学的文学社长,能说说你的文澜印象吗?          我很幸运,是文澜的孩子。文澜,并不是大家传说中的刷题训练魔鬼营,却是个自由的心灵天空。所有文澜的孩子,都应该深深感谢这所学校。在这里的三年,足以让我们学到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