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迅
  • 茅盾
  • 吴晗
  • 夏衍
  • 徐迟
  • 郁达夫
  • 柔石
  • 陈学昭
  • 戴望舒
  • 顾锡东
  • 黄源
  • 林淡秋
  • 穆旦
  • 汪静之
  • 徐志摩
  • 苏雪林
  • 冯雪峰
  • 林斤澜
  • 2018塞万提斯奖公布
    来源:澎湃新闻 | 时间:2018年11月22日
      文/唐奕奕   当地时间11月15日,西班牙文化部公布了2018年度米格尔·德·塞万提斯奖得主,95岁的乌拉圭女诗人、作家伊达·维塔莱(Ida Vitale)获得了这一西语文学领域最重要的奖项。
      伊达·维塔莱的获奖无形中打破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自1996年起,塞万提斯奖就在拉丁美洲作家和西班牙作家中轮番产生。2017年获奖者是尼加拉瓜作家塞尔西奥·拉米雷斯(Sergio Ramírez),而今年则是乌拉圭作家伊达·维塔莱。连续两年把奖项颁给拉美作家无形中打破了塞万提斯奖的这条不成文规定。同时,塞万提斯奖的获得者中女作家鲜少,迄今为止只有五位。   塞尔西奥·拉米雷斯得知这个消息特别高兴,他说这是对于乌拉圭和女诗人的双重认可,同时他补充说,获奖与性别无关,伊达·维塔莱的作品得奖完全是凭借实力。   她的文字简洁,是现代西语诗歌的典范。通俗易懂又充满智慧,主题包罗万象也不乏个人情感,通透与智慧并行。同时考虑到她今年没有摘得诺贝尔文学奖,给予她西语文学的最高奖项最合适不过。   西班牙皇家语言学会(RAE)表示,伊达·维塔莱的实力毋庸置疑。伊达·维塔莱将在明年4月前往塞万提斯的故乡,马德里的阿尔卡拉大学领奖。
      2015年伊达·维塔莱在马德里领奖。   年逾九十的伊达·维塔莱近些年几乎囊获了所有西语文学奖项——2015年获得索菲亚皇后奖,2016年获得洛尔迦诗歌奖,2017年获得墨西哥书展的特别大奖。面对这些奖项,伊达·维塔莱总是诙谐地说,这是长寿的好处吧?   伊达·维塔莱是在世的最伟大的拉美作家。同时也是诗人、翻译家,是“45年代”的重要成员。与她同时代的还有乌拉圭的桂冠诗人马里奥·贝内德蒂(Mario Benedetti)和1980年获得过塞万提斯奖的胡安·卡洛斯·奥内蒂(Juan Carlos Onetti)。   伊达·维塔莱自小出身书香门第,家人都是教育工作者。她是意大利后裔,家里堆满了意大利文的书籍。她长大后主修人文,毕业后也投身教育,在1973年乌拉圭发生政变之前一直担任文学教师。1974-1984年间,乌拉圭军事独裁时期。伊达·维塔莱流亡到墨西哥。
      伊达·维塔莱与“45年代”的成员们。伊达·维塔莱坐中间。   在墨西哥的十年间,她先是担任Vuelta的杂志顾问,这本杂志是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墨西哥大文豪奥克塔维奥?帕斯(Octavio Paz)主导的。1982年,成为了Uno-Más-Uno周刊的联合创始人。1984年独裁时代结束,她回到祖国,在那里主持了周刊Jaque的文化版面。1989年她移居至美国得克萨斯州,直到近年才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伊达近年在接受访问时谈道,在墨西哥流亡的十年,对于她的创作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经历。当时比她小18岁的诗人丈夫Enrique Fierro受到墨西哥大使馆邀请,做了一个讲座,由此认识了墨西哥的一位大使官员。两天后伊达接到电话问她要不要去墨西哥,他们可以给他丈夫一份学者的工作。就这样,伊达·维塔莱和丈夫来到了墨西哥。在那一时期的墨西哥是世界上最自由开放的国家之一,文艺气息浓厚。他们接纳世界各地的人,所以西班牙人智利人都汇聚到了墨西哥。伊达抵达墨西哥一星期后就找到了工作。直到1984年独裁时代结束,伊达·维塔莱回到祖国。同时她的丈夫也当上了国家图书馆的馆长。1989年,因为丈夫的工作缘故,他们迁居到美国得克萨斯州。直到近年她丈夫去世,她才回到自己的国家。
      伊达·维塔莱的作品文字简洁优美,有人说读她的作品就好像读电报,简约得不能再少一个字了。她说自己的创作过程就是不断地怀疑、修改、检查。总是在想有没有更好的词可以精确地来表达。她认为诗歌的要义就是传递美感,让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文字之美,文学之美。但有许多人用诗歌去谈论政治,这在她看来没有必要。她个人非常喜爱聂鲁达,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写了太多诗歌来谈论政治。为什么要赋予诗歌谈论政治的功能呢?所以她更喜欢音乐。因为音乐的政治性比较少一点。   伊达·维塔莱年逾古稀,但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她说巧克力是她的主食。两年前她获得索菲亚王后拉丁美洲诗歌奖(Premio Reina Sofía de Poesía Iberoamericana),在马德里接受采访时,92岁的她一边翻阅旧照片谈论往事,还邀请记者和她一起吃巧克力。对谈持续一个多小时,她精力充沛,思路清晰。采访结束后还继续与丈夫Enrique Fierro争论“意大利最好的诗人都是西西里人”。   2015年伊达·维塔莱接受国家报的书评周刊采访时,回答了以下的这些问题。
      伊达·维塔莱与丈夫   问:如果可以选择,您愿意活在哪本书里?   维塔莱《一千零一夜》应该不错。我肯定不会选《神曲》的,即使我对它烂熟于心。应该是《奥兰多》吧!有魔法,有旅行,有风景!   问:如果可以,您想邀请哪位作家一起晚餐?不论在世或去世的。   维塔莱博尔赫斯!虽然我还想邀请更多人。   问:在您的生活里,哪个阶段对您的文学创作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维塔莱应该是学生时代吧!不断探索和体会文字之间的奥秘让我非常快乐。   问:您永远不会接受的任务是?   维塔莱领导一个国家。   问:什么书永远不会看完?   维塔莱在我们这个时代吗?太多了!但我只要打开了就尽量把它看完。我超级有耐心的。如果觉得这本书写得不好,我会一边读一边想着看这本书是怎样走向崩溃的。   问:您认为哪种能力是被社会过高评价了?   维塔莱沟通!虽然做记者很需要沟通。   问:您认为下一次的塞万提斯奖该颁给谁?   维塔莱哦天哪!也许,给上帝吧?
  • 省内链接:
  • 省外链接: